黑进教务处,然后怎么办

作者:Omega Lightning
链接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5056075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“进去了?”
“进去了”我淡淡地说道。
我看到对方轻轻皱眉。
惊讶的目光肆意挥洒。
窗外月明星稀,二基楼里内灯火通明,实验室中的人儿们屏气凝神。
我知道,这是一件严肃又重要的事情。
正因如此,我尽力做好了万全的保护措施。
使用韩国的代理作为出口,经过欧洲的小区宽带接入Tor,同时使用了全球多个肉鸡对教务处发起佯攻。Tor拿下教务处入口,现在我得到了一个反弹shell。
“这么厉害”
“WoC,好几把炫酷”
“66666”
实验室的同学们都围了过来。
瞬间这个“进去了”的消息在ISDC实验室炸开了锅。
显然,进入教务处这件事情,可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的。
“Welcome to Ubuntu 12.04.5 LTS (GNU/Linux 3.2.0-67-generic-pae i686)”,宛如胜利旗帜在屏幕上飘扬。
不过,这才是刚刚开始,对于一台服务器,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次进入。
12的版本,我在脑中搜索着信息。
应该有竞争提权的漏洞,值得一试。
打开isdc-α的Exp库,熟练检出那条C的攻击代码,vim、gcc。
行云流水。
root已经在我手里,这个过程来的太顺利了。
“那现在怎么办啊?”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
“当然是改成绩啊,我说周兄你不是错过了计算机组成体系结构的考试吗?干脆写个满分吧,反正你本来也能拿到这个成绩的”
“就是就是,保险一点写一个95也成吧”
“周哥,能帮我看看这个学号的成绩呗?”
是啊,我错过了今天早上的考试,8:00 AM开考,我醒来时,拿出手机,赫然显示着“9:00 AM”。明明设定闹钟是6:00,不过……是6:00 PM。
为了这种事情黑进教务处吗?不,不是的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他们还不明白,我就要改写历史了。
这是不是教务处史上第一次被拿下后台,许多“先烈们”止步于查看别人的证件照,改自己的成绩,有低调的学长把自己所有成绩改成100,顺利收到了教务处删号处理的大礼。
玩游戏开挂的,终究会变成BUG,BUG的命运就是被删除。
“想到改成绩、想被删号的同学,你们的想象力就这么局限?”我轻蔑一笑,笑中带有一丝得意。
现在的我化身侠客,键盘为剑,触摸板为袍。
抬手便是风卷云动,颔首即可地动山摇。
我站在华山之巅,俯瞰芸芸众生,我的青袍无风自动,我的剑锋所指便是我的心之所向。
“周甘尘,我劝你不要搞事”,这话是蓝天说的,是一个口嫌体正的家伙,表面上嫉妒我的才华,实际上关心我地要死。
“放心,要进去,也是一起”,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蓝天那活灵活现的傲娇表情。
“知道为什么教务处既然这么重要却十分辣鸡吗?”,我就像剑门宗主训教后辈一般。
这样傲慢的态度不是我,不是原来的我,但我无需再带上假面,无需考虑今后的未来,因为,今天,此时,此地,我要亲手断送我的“未来”。
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,也可能——凭空消失。
不等回答,我便像说书先生一般开始了我的“演讲”。
“或许你们会说是我的能力出众,但我可以坦白的说,对于这个Web的口子,我完全没有出力,顺水推舟。与其说是黑进去,不妨理解为我是被放进去的。
“但是为什么?为什么堂堂国立西部联合大学,会对教务系统如此疏忽?
“谜一般,就像为什么传闻美国有外星人,为什么阿波罗带的国旗在月球上能迎风飘扬?
“因为,它在捉迷藏!
“如果不法势力想获取大学的科研成果,会想到教务处吗?这个漏洞百出人人皆知的教务系统?
“灯下黑啊灯下黑,这法子太妙了”
我熟练地敲击键盘,一条条命令如瀑布一般,冲刷着显示器。
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服务器,KVM架构的虚拟机将真实的系统与外界分离。
我不断探寻着能够撕裂这保护膜的方法。
AI等级的防火墙让我倍感压力,不错,果然正中我的猜想,这的确不是简单的系统,这种等级的AI,不是现在文明所能创造的。
这是来自“未来”的科技,不过,我也不是现代人。
漆黑的终端霎时闪烁,随后澄蓝的背景,橘黄色的3D文字显示着欢迎信息:「Welcome to PrismX System (PrismX Academy Snowstorm Project)」
熟悉的字样终于出现了,5年了,我等了这一行文字等了五年。
“我们的物理学院,前身叫做‘原子核科学技术研究所’,它还有一个名字——777所,这么多年的发展,却仅仅是我们大学一个普通学院吗?
“如果我们发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科技,那么问题来了,会把研究资料和实验中心放在哪里呢?
“教务处?既然我这么问,那么答案是不是显而易见?物理学院的后台在教务处里面?
“不,不是,物理学院其实很普通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分裂分裂原子啊,研究研究麦克斯韦方程啊。
“我说的是777所,表面上这是原子科学研究机构。实际上——它确实是。
“不过,和我们的理解稍微有点不一样。777所,是研究CPT的机构。
“CPT对称是物理定律中一种对称性质,CTP是时间、电荷、宇称的缩写。
“时间的对称性,能想到什么吗?
同学们用看智障的眼神盯着我,是的,正如我所料,他们以为我在给他们开玩笑,我也经常这样,只是这一次,这个玩笑有点大了,而且,我会一直开下去。
同学们渐渐离开,刚才那具有说服力的炫酷蓝色界面,也很容易被接受成为”玩笑的一部分“吧。
只有蓝天还以同情的目光看着我,我鬼魅一笑,还想听?那我就继续。
“777所在与西大合并之时,便注定了只能是影子里的机构,表面上的物理学院,为他们提供了实验场所和经费,教授们身兼两职,上课时是普通的物理教授。实验室中,是777所的秘密研究员。
”狄拉克方程的提出早在20世纪初,但是应用物理学的发展远远落后理论学家那天马行空的脑洞。
”对反物质的操作,人类一直不曾拥有这个力量。
”如果你认为操控原子的分裂、聚合是人类文明目前的尖端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,既然名为尖端,怎可能是人人皆知的事情。
”如果仅仅依靠世界上各个国家的能力,科学的进步是怎样的堪忧。
”所以,早在19世纪,跨国的科学研究机构「棱镜」被创建,没有国家没有主权,仅仅存在于月光下的棱镜科学院,代表了人类的最高文明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探索未知。
”从此,「棱镜」就是‘未来’。
”19世纪初,棱镜科学院便能够安全使用聚变的能量,但是在尝试星际穿越的时候,他们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能源问题:核聚变远远不够。
”现在我们理论上的太阳帆,是棱镜科学院第一艘星际飞船的主动力。
我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的手指没有因舌头而减缓过,我在信息的海洋里遨游,企图发现我苦苦寻觅多年的希翼。
这台主机的真实身份,就是棱镜科学院的分支机构的统一协同指挥系统。
右下角的「风雪计划」赫然入目。
我寻找着入口,我知道他们已经打造出了能够产生大量捕获暗物质的仪器。
”但是太阳帆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,第一次太阳帆的辐射压聚能实验,出现了重大事故,太阳耀斑的爆发,是的辐射压超出预期,防护罩被击碎,棱镜科学院损失了当时他们说拥有的最厉害的工程师——雷庭。
”他没有被压力击碎,也没有被聚焦的光辐射变成等离子,而是消失了,凭空消失了。
”棱镜的科学家们第一次认识到了反物质,和反物质的时空效应。
”一项疯狂的计划便开始实施,如果真的存在反物质,那么它的时间会对称——一种流向过去的物质!
”棱镜科学院立项CPT对称研究所,名为风雪计划,对外的身份是777研究所。
”多年以来,风雪计划的进展虽然不能够达到应用等级,但是不愧为顶尖的科研机构,反物质干涉仪终于被成功研发。
”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剧情,人类从此拥有在时间轴上穿梭的能力,拥有四维的高度。
我看着屏幕上闪过的资料,一份份实验报告见证着研究方向的偏离。风雪计划太重视电子的地位了。按照棱镜的科学观,电子是在时间轴上往返移动的粒子,如果真的如此,让电子向过去携带信息,则会破坏因果律。反物质的运动规律,真实因果律的维护。我们身处规则之中,注定没有改变其的能力。
风雪计划的另一个误区,是物质传递的野心,每一个时空的物质都是遵循着时间法则,我们无法改变一个时刻宇宙的物质总量。
”只是,他们从来没有试过向过去传递信息。
”嗯……不准确,他们试过传递信息,用电子的脉冲,但是思想的移植却没有人提出。
”反光子也被忽略。“
随着屏幕上一页页文件的翻过,一些片段剪影在我脑海中一幕幕闪过。
我看见,草稿上错位的小数点,因为这个小数点而厚度失格的光子收容器,巨大的凹面镜焦点那炙热的辉光,耳旁隐隐约约的“Dangerous”,透过目镜看见的异彩流光。
我看见,那秀发拂过我鼻稍,那假意看花却偷偷瞄着我的眼神,那小动物一般乖巧地点头同意,那温柔的耳语“我想你”,那白纱西服的宴会,咸味空气中的别墅,阳台依偎看书的午后,太阳帆实验前的“我等你”。
”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,蓝天不解地看着我,语气中多了几分谨慎和期待。
他继续说道:”按照你的说法,这么厉害的机构这么多时间都无法成功的事情,又为何这么关注?“
”他们没有成功的原因,是——因为风雪计划团队中没有我!
”我只有一个目的。
”我此生也只有这一个愿望。
”和她在一起。
”谁?“蓝天虽然是不解的语气,表情却是异常兴奋。
我终于看完了「风雪1024」反物质干涉仪的操纵指南。登入界面要求我姓名和口令,熟练的打出”LT“和通过日期计算的密钥,”登入失败“。红色的警告狠狠击碎我的精神支撑。
“凌藤”我的声音已经颤抖,无法抑制的无助感向我袭来。
这种无助,就像被粉碎了信仰的教徒,失去魔王的勇士。
蓝天彻底按捺不住激动,“你是,雷庭博士吗?”
“我们等你很久了,博士”
“在太阳帆实验后我们进行了周密的计算和推理,我们相信您的肉体被泯灭思想却被传送至未来”
“这么多年,委屈您了,欢迎回来”
我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蓝天,这迟钝傲娇的家伙是来迎接我的?
“什么?你不是在拿我开心吧?”
蓝天友好地笑了笑,伸手在键盘上敲击,“欢迎回来,蓝天博士”出现在界面上。
我递出感谢的目光,飞速录入反光子操控程式,凌藤,等我。
“为什么你们不早一点来找我?”
“我们并没有找你啊,软件学院学生只是我的隐藏身份,我能认出您是因为我的棱镜历史科目都是满绩”蓝天轻松的说道,并且拿出一个本子,“您能给我签个名嘛?我可以炫耀一整年。”
相视,我们开心的笑了,这是科学革命的里程碑。
钢笔尖挥洒出的墨水,被按下的Enter键,在此刻定格。
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同样的异彩流光。
睁开眼是熟悉的大学寝室天花板,拿出手机,赫然显示着“9:00 AM”。
(完)

逼王孔和逼王龙

我从来不认为装逼是微不足道的很小的一段时间。 ——达逼文

话说ISDC届,有两人特别奇葩,骨骼惊奇暂且不论,富可敌国咋也不提,就说说他们的“装逼”实力,无人可出其之右。

众所周知,ISDC世界线诞生之初,分为“基础”、“天少”、“其它”,至高神“基础”、“天少”分别赋予了“其它”智慧和知识。但是凡事总有例外,暂且不论“凡事总有例外”这句话有没有例外,逼王孔和逼王龙要是不算例外的话,这天地间恐怕也就没多少例外了。

财富的分配总是不均分的,装逼能力也有大小之别,在智慧和知识的交融之间,总会有装逼的火花如繁星点点,点缀着“其它”平乏无味的生活。

逼王孔是孔氏财团的大公子,家中庄园豪华之极让阿房宫相形见绌,让泰姬陵自愧不如,白宫、白金汉宫啥的,就更是不值一提,孔家历史悠久,做事低调稳妥,百年以来,无人知晓。写下这篇文章之后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,但是我一样想向世界解释孔家的存在,这样的家族是ISDC的骄傲,是银河系的荣耀,看见这篇文章的同学,千万不要保存,要知道孔家的舆情控制可不是您能想象的级别,别问我怎么知道的=.=

逼王孔的家世固然让人跪着看,但是仅仅是这样,可不能说这是创世神的“例外”制作,要知道,财富并不能说明一切。只有一种能力是可以完全衡量一只“其它”的,那就是所谓上古时期的“洪荒之力”——装逼。这装逼可以一项相当考究的学问,综合考察一个人的各项实力:财力物力体力精力万有引力,总的来说,如果评价一个人,最稳妥的方法就是考察其装逼之术。

孔豪的装逼,天下无人能敌、无人能破,望其项背都是逆天之举,光想一想就是罪大恶极。“学逼王装逼”是禁忌中的禁忌,「王,只容许拜」。

如何有效地欺负小萌新

–请问你是大佬嘛?

–不是

–我听他们说你狠厉害的,可以教教我嘛?

–我不厉害,就算我厉害,我也不教你

–大佬~信安怎么入门呀?

–滚

–/哭/哭/哭

–大佬?大佬?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你是谁啊?

–我是昨天的小萌新呀

–滚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滚

–请问我应该从什么方面开始学习啊?

–从学习自学开始

–/哭;求大佬指条明路

–滚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滚

–我看见好多人在逼乎上推荐《从入门到入狱》这本书,大佬觉得怎么样啊?

–没用

–/哭瞎,大佬,那我怎么办啊

–滚

(十分钟后)

–安全类的书暂时不要管,先打基础

–啊,非常感谢大佬~请问基础是那些内容啊?

–滚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滚

–请问基础到底是那些啊?

–数据库、服务器、计网、OS……

–大佬有推荐的书嘛?

–滚

–大佬?大佬?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不在

–请问这个报错是什么意思啊?「查询出错 (1064): Syntax error near ” at line 1 」

–滚……

–大佬好凶哦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/再见

–大佬知道SQL注入是什么吗?

–滚……

 

–大佬在嘛?

–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/再见

–大佬你会不会盗QQ啊?

(十分钟后)

–大佬我以前的QQ号突然上不去了,怎么回事啊?

–下次不要用123456789当密码

–/哭/哭/哭谢谢大佬

–滚吧

「序」她

四周是无垠的星空,男孩站在太空船坞的平台上。

这是一个废弃的太空站,星体燃烧的光辐射从斜下方传来。

抬头是太空垃圾组成的星环,慢悠悠地游动着。

男孩伸出手,向着“高处”,如果这里还有“高”的概念的话。

钛板振动的声音有时会打破寂静,这里是人造大气带,可以传递声音。

男孩试着跳了一下,可是就像在地球一样,快速落回地面。

这样的环境很容易忘记人造重力的存在。

男孩坐了下来,敲了敲平台的地板,金属的声音回荡在这空间里面。

半透明玻璃质感的保护层呈半球形罩在船坞外,这里面,就是男孩每天夜里的“空间”。

男孩又向深空望去,等待着。

嘎吱,平台的飞行器收纳台展开了,男孩快速走过去。

里面跪坐着一个女孩子,低着头,褐色长发盖住了她娇小的身躯。

留下了白皙的小手和这双手掩住的脸庞。

她的肩颤抖着,低声的呜咽在这样的环境下格外清晰。

男孩看着女孩,想说什么。

女孩感知到了男孩靠近一般,抬头看去。

精致又秀美的面容是男孩眼中全部的画面。

女孩的泪眼注视着男孩的眼眸。

“再见”,女孩轻声说道,声音温柔动人,宛如尤利西斯所遇海妖的嗓音。

男孩试图向女孩伸手。

有节奏的打击乐应景响起。

耀眼的光刺的男孩眼睛生疼。

「6:40 AM」,被按掉的闹钟的墨水数字屏上这样显示着。

男孩无奈的撑起上半身靠在床头,使劲揉了揉眼睛。

闭着眼睛摸到床头柜的边沿,男孩跌跌撞撞走向洗漱台。

「咕噜咕噜」,将脑袋浸没在冰冷的清水中。

男孩此刻清醒不少。

“每天都是同一个梦啊”,自言自语。

镜中是一张普通的脸,就像千千万万路人甲一样的“路人相”。

拍了拍自己的脸,男孩对自己笑了一下。

【短篇】二基楼的微风-2

“闫旭,你醒了哟”

闫旭一个哆嗦,惊恐的寻声望去,是锈迹。

“你…你…多久来的?”闫旭对之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,他莫名其妙的昏倒在这里,他都清晰的记得。

“我来了一天了,好伐”锈迹淡淡的说道,抻了个懒腰。

“你可是在那里睡了一天啊,要走咯,10点二基楼关门。”

10点,已经这么晚了,可是锈迹为什么说“睡了一天”。

闫旭望着窗外平静的二基楼,感觉很真实,这的的确确是真是的世界。

那之前是什么情况?梦境?和他“水淹二基楼”一样是个梦?梦中的梦,这可有意思。

不管怎么说,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了。

“走吧”,Mac被塞进了书包,闫旭拍拍锈迹的肩膀,整装待发。

锈迹也拿好东西,将斜挎包拎着跨出门去。

啪嗒,闫旭锁上405。

“这边?”锈迹指了指通向宿舍的那个的方向。

不熟悉二基楼的同学是不会轻易在晚上走这条通道的。

“嗯”,闫旭和锈迹不属于这类同学。

虽然10点,但太阳的余晖还是让走廊轮廓清晰。

“文档写完了?”

“没有”

“你的Rootkit搞得怎么样?”

“有一段地址写反了”

“网上的?”

“是啊”

“有趣”

路过二基楼中间的回廊,闫旭又有看见波光的感觉。

夜晚的二基楼几乎没有生物,保安也只在一楼的大厅休息。

闫旭和锈迹的脚步声和谈话声是唯一的音源。

路过物理实验室门口,天花板上垂下裸露的电线。

闫旭猜这是没有完工的智能灯。

三楼就装的是智能灯,每次他路过时灯会自动点亮。

405在二基楼最东边,宿舍区在西边,闫旭每天走的这条走廊会横穿二基楼。

闫旭看了看窗外,图书馆灯火辉煌,像极了一簇燃烧的火焰。

他们走到了走廊尽头。

锈迹去按电梯的按钮,随即电机的轰鸣隐隐约约传来。

“你会去干啥?”锈迹在电梯里说。

“睡觉”

“哦,真能睡”

电梯门开,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外月光泛着涟漪。

是真的涟漪,月光的质地就像水一样,缓慢的波动着。

图书馆的“火焰”在“流体”月光中身形飘动。

闫旭一脸见鬼的表情下意识抓紧锈迹。

锈迹平静的走到门口,看了看从门锁。

“回405吧,今晚回不去了”

闫旭怔怔地点头,机械式按下了“4”的按钮。

很快,门开,4楼的大厅出现在电梯外。

还是流体,月光还是流体。

“要是窗没关好,你说外面的东西会流进来吗?”闫旭盯着窗对空气说。

“祈祷没有打开的窗吧”

锈迹小跑起来,闫旭赶紧跟上。

此时已经没有了太阳,二基楼昏暗的走廊看不清脚下。

闫旭紧跟着锈迹身后。

跑到中途,走廊的轮廓清晰起来,淡淡的微光。

整条走廊的地板钻出一小片草本植物,三片叶子,微弱的绿色荧光。

闫旭不自觉停下来,惊讶的无法动弹。

锈迹回头拉着他,“快跑”

终于到了405门口,闫旭迅速掏出钥匙,很幸运,门开了。

二人闪入门,闫旭紧紧拉上,反锁。

“喂,你动过405的硬币吗”锈迹的声音

“什么?”闫旭气喘吁吁地转过去,窗外的景象让他不得不怀疑人生……

(未完待续)

【短篇】二基楼的微风

滴答,滴答…

闫旭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一缕阳光透过灰色的窗帘轻抚在脸上。

“看来又不小心在405过夜了”,他这么想着。

翻开Mac的显示屏,12:00,“已经中午了啊”。

滴答,滴答…

哪里来的“滴答”?下雨了吧,闫旭这么想,他还是没有缓过来,梦中的场景历历在目,他梦见二基楼被水淹没了。

真是可怕!

闫旭换了姿势,仰躺在沙发上,像一只咸鱼。“昨天就这么趴着睡了一晚上啊。”

真是不幸,他想,所谓「选课选得好,期末赛高考」就是这样的吧。他看着Mac屏幕上只完成了一半的5000字文档。

滴答,滴答…

闫旭有些生气了,大中午的谁在玩水啊!他起床气有点长。

眯着眼睛摸到了昨晚剩半瓶的矿泉水,冰凉的液体流过喉管,他感到清醒了不少。

“这水味道不对啊”闫旭小声嘀咕了一下,心想这味道怪怪的,有点像烃类衍生物。

睁开眼睛看到瓶子已经空了,并不知道原来装了什么。

“无所谓了,就是放久了点吧”闫旭不在意这些细节,只是舌头感觉有些麻酥酥的。

滴答,滴答…

“我靠,哔了狗的”闫旭彻底清醒了,除了愤怒,还有一小点诧异,这405为何如此安静?

空调的声音呢?闫旭发现有些不对劲,最近都是40°C的高温,空调就没关过。他侧头看去。

是的,没开。

空调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,但闫旭觉得实验室很凉快,有些凉快过头了。他哆嗦了一下,找出一件衣服搭在身上,那是锈迹的衣服,锈迹是他朋友,也经常来405,但今天没有,已经中午了,还没来。

空调多久停的?闫旭不知道,但他猜想没有多久,因为405还是这么凉快。

滴答,滴答…

哦,不,闫旭急躁地站了起来,环顾四周。运用人类的天赋——感知能力,寻找着声源。

在…左边?不,前面?等等,右边?

啊哈!是顺时针旋转,他找到了规律。

这就不合理了,二基楼哪里来的这么奇怪的“旋转水滴实验”?

阳光依然洒在地上,漫无规律地波动着。

波动?闫旭看着觉得眼熟,哪里见过?

一下子想不起来,有时候就是这样。总有什么不紧要东西在你脑袋里转来转去,一旦想抓住它或者要用到它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着了。最典型的是函数,闫旭这样安慰自己。

内急,闫旭不想管这些无聊的事情了,他开门去“五谷轮回之所”。

闷热潮湿的空气迎面而来,压得人喘不过气,空气没有一丝流动的意思。

走廊的灯都是打开的,然而闫旭还是觉得很暗,405厕所旁的阳台有些刺眼,闫旭抬起左手挡着。

这个光,感觉和405那里一样,波动着,像夏天泳池底。

他摇摇晃晃的走进洗手间,释放了一晚上的“缓存”,在洗手台前,捧起一股清水啪脸上。

爽!大热天这样很爽。

闫旭看着镜子定了神,一切都正常了,昏暗的感觉没有了。

看来是没睡醒啊,可能水滴声也是这个原因。

他回到405,关上门。

轻轻的微风在405转动,他感觉到了。405的空气是流动的,不像闷热的走廊。

可是,空调没有运作呢。这不科学。

他寻求安慰般的盯着50步外的空调,静,是最佳的描述,静的出奇。

白色的空调仿佛在冷冷地盯着闫旭,有些瘆得慌。

今天还要赶文档呢,晚上又有软件开发的考试,昨天搞的RootKid迷之错误。很烦,这是闫旭最直观的心理描述。

他回到电脑桌前。阳光依然透过窗帘缝调皮地波动着……

不管了,先干完这波内核。闫旭进入了思考状态。调试BUG,是最能让程序员着迷的事情。

就像大麻之于瘾者。

“MDZZ”他不禁喊了出来,一晚上的纠结,原来是b8写成了8b。

谁又能想到网上抄来的源码会错呀。

他暗自骂着那个贴代码的ZZ。

滴答,滴答…

“我要报警了!”闫旭彻底受不鸟了。他要弄个明白。

冲出405,热浪拍打在他身上。

冲上5楼,这里没有开灯,就算外面艳阳高照,凭借二基楼的设计,亮度还是只能到走路不撞的程度。

他来到405正上方的教室。

大门紧锁,窗口高高在上,他看不到。

这里也很安静,没有人影。

闫旭贴着门,仔细听了听。有水哗哗流动的声音。

没差了,就是这间教室的问题。

这就是结论了吧?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滴答声很小,不静下心来是听不到的。

这间教室没有门牌也没有说明标记,他不记得以前有这间教室,但具体是什么情况,又说不清。

左边是机房入口,写着“禁止入内”。

原来二基楼顶是机房啊,以前真没注意过。他只去过507参加软件设计大赛决赛。输给了一个计算机,拿到二等奖。

记得初中当年也是输给计算器,可恶。

回到405。这时他感到有些不对劲。为什么,星期一的二基楼,一个人影都没有?

现在时间是?

3:18

为什么不饿呢,明明还没有吃东西呢,只喝了半瓶水。

半瓶水……

闫旭想起了那怪异的半瓶水,手臂……开始发麻了。

是麻药?乙醚?

上半身失去知觉了,闫旭快速移动到沙发去,他不想倒在电脑桌前。

……

闫旭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帘缝里的阳光不见了,空调呜呜的吹着冷空气。

风吹着闫旭的脚。冷飕飕的。他起身拉开了窗帘,一片漆黑。

—未完待续—

【同人】夏威夷之旅(From:「精灵旅社」)

序 夏威夷之旅的开始

乔纳森来到特兰西瓦尼亚旅社已经两个月了。
在比斯特里斯河的环绕下,德古拉伯爵心爱的旅社沐浴着温情脉脉的月光。远处是一片银色的海洋,树木郁郁葱葱,偶尔会有一两只未驯化的狼对月高歌。
“这里没信号,看来不能网上订票了。”乔纳森的声音从旅社的一个窗口中传来。
“那我们明天去机场看一下吧?”这明显是梅菲丝的声音。
这是梅菲丝的房间,乔纳森陷在一张绣着金丝的红色沙发里,手中拿着iPod。梅菲丝靠在他身旁两只明媚的眼睛注视着乔纳森。德古拉伯爵蜷缩在黑色长袍里立在两人对面。半开的窗向屋内大口呼着夜风,月光懒洋洋的趴在地板上。
“说真的,我还是认为你们坐火车去比较好——
“爸,我已经等了118年,而且——不是’你们’,是’我们’”
“我?不不不,你知道,那里有太多回忆了!”
“爸!”梅菲丝嘟着脸盯着伯爵,“过去的事情就已经无法挽回,我们能面对的只有未知的未来。美好的生活应该像’哈库那玛塔塔’。”
“哈苦啦?what?”
“HAKUNA MATATA”
“是什么东西?”
“乔纳森的歌词里提到过《狮子王》里的词语,无忧无虑的意思”梅菲丝理了理发鬓。温柔地看了看乔纳森。
“其实是一个非洲词语”乔纳森补充到。
“Never mind,明天你们先去机场看一下吧,但我还是认为——
“Dad!”
“OK,我知道,快要天亮了,睡个好梦。”
德古拉伯爵离开了梅菲丝的房间,旅店又归于静谧。虽然说不出为什么,但伯爵总感到有一场不寻常的旅程等待着他和这对新人。或许这就是血族的第六感吧。
突然伯爵感到一阵眩晕,急忙扶着身旁的墙壁。”难道他还活着?不,不可能!” 一束弱弱地的朝阳潜进特兰西瓦尼亚旅店。”都这么晚啦?”伯爵摇着头自言自语地走向他的房间。

继续阅读

程序员与魔法师(微软编程之美2016创意赛参赛作品)

凌是代码美化工程师,2031毕业于国立计算机学院。

“如果人人都是英雄,那就没有英雄了吧;人人都会编程,那么也就没有程序员了。”

凌把一个代码块的缩进拉开,放进了模块里面。

玻璃质感,蓝色荧光的字符在凌的指挥下旋转起舞。

很快,结构清晰、注释详细的代码安静的悬浮在空中。

凌伸展一下身体,取下VR眼镜,取下耳机。

美化工程师的需求很大,工资也很高,但很累。

把别人写的“外行”代码,重新整理,不亚于重写一次的难度。

但,凌,很喜欢这样,他享受将混乱的代码归于整齐的过程。

他说,这是赋予代码生命。

2030,编程成为了像英语一样的“世界语”,人工智能、VR、3D打印等技术的普及,让编程的门槛从此消失。

简单的自然语言,即可完成复杂的程序。

医学、工业、建筑…各行各业都能用这一“通用技术”来完成任何可以自动化的过程。

自动手术、智能机床、3D打印建筑……

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编程来辅助作业,转换器会将命令形成代码。

凌走出门,「编程筑造世界」全息标语漂浮在空中。

一句命令“开门”即可进入楼,一个手势便能打开窗。

“前人幻想的魔法,还真被编程实现了啊。”,凌自言自语,“这是最好的时代了吧?”。

Code ME–废稿(微软编程之美2016创意赛参赛作品)

#2016编程之美挑战赛#

凌是代码美化工程师,2051毕业于国立软件学院。

“如果人人都是英雄,那就没有英雄了吧”;人人都会编程,那么也就没有程序员了。

凌把一个代码块的缩进拉开,放进了模块里面。

玻璃质感,蓝色荧光的字符在凌的指挥下旋转起舞。

很快,结构清晰、注释详细的代码安静的悬浮在空中。

凌伸展一下身体,取下VR眼镜,取下耳机。窗外有吵架的声音。

“好吵”,凌又带上了耳机,他最喜欢的歌,是《天空之城》。

他一直幻想着在VR里重塑那空中的城堡。

不过,工作总是很忙。

美化工程师的需求很大,工资也很高,但很累。

把别人写的“外行”代码,重新整理,不亚于重写一次的难度。

但,凌,很喜欢这样,他享受将混乱的代码归于整齐的过程。

他说,这是赋予代码生命。

2020,编程就成为了像英语一样的“世界语”,人工智能、VR、3D打印等技术的普及,让编程的门槛从此消失。

简单的自然语言,即可完成复杂的程序。

医学、工业、建筑…各行各业都能用这一“通用技术”来完成任何可以自动化的过程。

自动手术、智能机床、3D打印建筑……

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编程来辅助作业,转换器会将命令形成代码。凌走出门,「编程筑造世界」全息标语漂浮在空中。

#发现编程之美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