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春-序

“哥哥,你说,今天是什么日子呀?”

“…….”

“哥哥,今天晚上吃什么呀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哥哥,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

“……”

淳熙六年春,江南畔,柳絮飞;

“说是江南,其实,只是长江以南的一个小城市罢了”;

“说是小城市,其实,在这里也发生了些许的故事”;

我有一本书,待君一壶酒。

幻想短篇-1——飞行

叮铃叮铃~

古铜色的合金铃铛随着打开的旧红木门跳动着。

来人带着亚麻色牛仔帽,红色风衣的领子完美的覆盖了脖子,加上防风口罩,没有人能认出他是谁。

来人并没有引起酒吧里零零散散那些人的注意,酒吧里是死寂。

他径直向吧台走去,那里除了酒保还有一个同样穿着风衣的人,不过是黑色的,很深。

那人的方形玻璃杯中有一个几乎占满了全部容积滚圆的冰球,配上一点威士忌。

苏打水,来人淡淡的向酒保说道。随意的坐在了那人旁边的空位上。

沉默……

很快苏打水递了过来,来人轻轻抿了一口像是在润润嗓子准备说话。

“苏博士”黑色风衣那人抢先开了口,“是普法系统的事情吧?”

“是”

简短!

“发布飞行令,已经到了这个程度?”

“恐怕只有曾经的飞行小组才有一丝希望力挽狂澜吧。”亚麻色的家伙如此说道。

黑衣人眼神闪过一丝惊恐,“那就准备遗言吧,飞行小组早已不复存在。”

“不要放弃希望,人类最后的希望。”来人没有轻易放弃。

“除了薛定谔,我早已失去了他们的联系方式,飞行系统或许早已只是一个摆设。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苏博士——联邦AI协会的主席肯这样耐着性子,看来真不是一般的事情。

“我们就是你解散的。”黑衣人没有转头,拨弄着杯中的冰球。

“我辞职,无条件无保留的移交普法系统的所有资料。”苏博士拿出一个iPod大小的透明方形水晶片放在了桌上。

苏博士起身,走了两步后转了回来,再次拿出一把钥匙,“对不起,拉格朗”。

“你没有必要道歉。”拉格朗依然没有抬头。

苏博士也没有再说什么,离开了这里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