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进教务处,然后怎么办

作者:Omega Lightning
链接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5056075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“进去了?”
“进去了”我淡淡地说道。
我看到对方轻轻皱眉。
惊讶的目光肆意挥洒。
窗外月明星稀,二基楼里内灯火通明,实验室中的人儿们屏气凝神。
我知道,这是一件严肃又重要的事情。
正因如此,我尽力做好了万全的保护措施。
使用韩国的代理作为出口,经过欧洲的小区宽带接入Tor,同时使用了全球多个肉鸡对教务处发起佯攻。Tor拿下教务处入口,现在我得到了一个反弹shell。
“这么厉害”
“WoC,好几把炫酷”
“66666”
实验室的同学们都围了过来。
瞬间这个“进去了”的消息在ISDC实验室炸开了锅。
显然,进入教务处这件事情,可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的。
“Welcome to Ubuntu 12.04.5 LTS (GNU/Linux 3.2.0-67-generic-pae i686)”,宛如胜利旗帜在屏幕上飘扬。
不过,这才是刚刚开始,对于一台服务器,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次进入。
12的版本,我在脑中搜索着信息。
应该有竞争提权的漏洞,值得一试。
打开isdc-α的Exp库,熟练检出那条C的攻击代码,vim、gcc。
行云流水。
root已经在我手里,这个过程来的太顺利了。
“那现在怎么办啊?”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。
“当然是改成绩啊,我说周兄你不是错过了计算机组成体系结构的考试吗?干脆写个满分吧,反正你本来也能拿到这个成绩的”
“就是就是,保险一点写一个95也成吧”
“周哥,能帮我看看这个学号的成绩呗?”
是啊,我错过了今天早上的考试,8:00 AM开考,我醒来时,拿出手机,赫然显示着“9:00 AM”。明明设定闹钟是6:00,不过……是6:00 PM。
为了这种事情黑进教务处吗?不,不是的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他们还不明白,我就要改写历史了。
这是不是教务处史上第一次被拿下后台,许多“先烈们”止步于查看别人的证件照,改自己的成绩,有低调的学长把自己所有成绩改成100,顺利收到了教务处删号处理的大礼。
玩游戏开挂的,终究会变成BUG,BUG的命运就是被删除。
“想到改成绩、想被删号的同学,你们的想象力就这么局限?”我轻蔑一笑,笑中带有一丝得意。
现在的我化身侠客,键盘为剑,触摸板为袍。
抬手便是风卷云动,颔首即可地动山摇。
我站在华山之巅,俯瞰芸芸众生,我的青袍无风自动,我的剑锋所指便是我的心之所向。
“周甘尘,我劝你不要搞事”,这话是蓝天说的,是一个口嫌体正的家伙,表面上嫉妒我的才华,实际上关心我地要死。
“放心,要进去,也是一起”,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蓝天那活灵活现的傲娇表情。
“知道为什么教务处既然这么重要却十分辣鸡吗?”,我就像剑门宗主训教后辈一般。
这样傲慢的态度不是我,不是原来的我,但我无需再带上假面,无需考虑今后的未来,因为,今天,此时,此地,我要亲手断送我的“未来”。
人固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,也可能——凭空消失。
不等回答,我便像说书先生一般开始了我的“演讲”。
“或许你们会说是我的能力出众,但我可以坦白的说,对于这个Web的口子,我完全没有出力,顺水推舟。与其说是黑进去,不妨理解为我是被放进去的。
“但是为什么?为什么堂堂国立西部联合大学,会对教务系统如此疏忽?
“谜一般,就像为什么传闻美国有外星人,为什么阿波罗带的国旗在月球上能迎风飘扬?
“因为,它在捉迷藏!
“如果不法势力想获取大学的科研成果,会想到教务处吗?这个漏洞百出人人皆知的教务系统?
“灯下黑啊灯下黑,这法子太妙了”
我熟练地敲击键盘,一条条命令如瀑布一般,冲刷着显示器。
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服务器,KVM架构的虚拟机将真实的系统与外界分离。
我不断探寻着能够撕裂这保护膜的方法。
AI等级的防火墙让我倍感压力,不错,果然正中我的猜想,这的确不是简单的系统,这种等级的AI,不是现在文明所能创造的。
这是来自“未来”的科技,不过,我也不是现代人。
漆黑的终端霎时闪烁,随后澄蓝的背景,橘黄色的3D文字显示着欢迎信息:「Welcome to PrismX System (PrismX Academy Snowstorm Project)」
熟悉的字样终于出现了,5年了,我等了这一行文字等了五年。
“我们的物理学院,前身叫做‘原子核科学技术研究所’,它还有一个名字——777所,这么多年的发展,却仅仅是我们大学一个普通学院吗?
“如果我们发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科技,那么问题来了,会把研究资料和实验中心放在哪里呢?
“教务处?既然我这么问,那么答案是不是显而易见?物理学院的后台在教务处里面?
“不,不是,物理学院其实很普通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分裂分裂原子啊,研究研究麦克斯韦方程啊。
“我说的是777所,表面上这是原子科学研究机构。实际上——它确实是。
“不过,和我们的理解稍微有点不一样。777所,是研究CPT的机构。
“CPT对称是物理定律中一种对称性质,CTP是时间、电荷、宇称的缩写。
“时间的对称性,能想到什么吗?
同学们用看智障的眼神盯着我,是的,正如我所料,他们以为我在给他们开玩笑,我也经常这样,只是这一次,这个玩笑有点大了,而且,我会一直开下去。
同学们渐渐离开,刚才那具有说服力的炫酷蓝色界面,也很容易被接受成为”玩笑的一部分“吧。
只有蓝天还以同情的目光看着我,我鬼魅一笑,还想听?那我就继续。
“777所在与西大合并之时,便注定了只能是影子里的机构,表面上的物理学院,为他们提供了实验场所和经费,教授们身兼两职,上课时是普通的物理教授。实验室中,是777所的秘密研究员。
”狄拉克方程的提出早在20世纪初,但是应用物理学的发展远远落后理论学家那天马行空的脑洞。
”对反物质的操作,人类一直不曾拥有这个力量。
”如果你认为操控原子的分裂、聚合是人类文明目前的尖端的话,那就大错特错了,既然名为尖端,怎可能是人人皆知的事情。
”如果仅仅依靠世界上各个国家的能力,科学的进步是怎样的堪忧。
”所以,早在19世纪,跨国的科学研究机构「棱镜」被创建,没有国家没有主权,仅仅存在于月光下的棱镜科学院,代表了人类的最高文明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探索未知。
”从此,「棱镜」就是‘未来’。
”19世纪初,棱镜科学院便能够安全使用聚变的能量,但是在尝试星际穿越的时候,他们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能源问题:核聚变远远不够。
”现在我们理论上的太阳帆,是棱镜科学院第一艘星际飞船的主动力。
我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的手指没有因舌头而减缓过,我在信息的海洋里遨游,企图发现我苦苦寻觅多年的希翼。
这台主机的真实身份,就是棱镜科学院的分支机构的统一协同指挥系统。
右下角的「风雪计划」赫然入目。
我寻找着入口,我知道他们已经打造出了能够产生大量捕获暗物质的仪器。
”但是太阳帆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,第一次太阳帆的辐射压聚能实验,出现了重大事故,太阳耀斑的爆发,是的辐射压超出预期,防护罩被击碎,棱镜科学院损失了当时他们说拥有的最厉害的工程师——雷庭。
”他没有被压力击碎,也没有被聚焦的光辐射变成等离子,而是消失了,凭空消失了。
”棱镜的科学家们第一次认识到了反物质,和反物质的时空效应。
”一项疯狂的计划便开始实施,如果真的存在反物质,那么它的时间会对称——一种流向过去的物质!
”棱镜科学院立项CPT对称研究所,名为风雪计划,对外的身份是777研究所。
”多年以来,风雪计划的进展虽然不能够达到应用等级,但是不愧为顶尖的科研机构,反物质干涉仪终于被成功研发。
”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剧情,人类从此拥有在时间轴上穿梭的能力,拥有四维的高度。
我看着屏幕上闪过的资料,一份份实验报告见证着研究方向的偏离。风雪计划太重视电子的地位了。按照棱镜的科学观,电子是在时间轴上往返移动的粒子,如果真的如此,让电子向过去携带信息,则会破坏因果律。反物质的运动规律,真实因果律的维护。我们身处规则之中,注定没有改变其的能力。
风雪计划的另一个误区,是物质传递的野心,每一个时空的物质都是遵循着时间法则,我们无法改变一个时刻宇宙的物质总量。
”只是,他们从来没有试过向过去传递信息。
”嗯……不准确,他们试过传递信息,用电子的脉冲,但是思想的移植却没有人提出。
”反光子也被忽略。“
随着屏幕上一页页文件的翻过,一些片段剪影在我脑海中一幕幕闪过。
我看见,草稿上错位的小数点,因为这个小数点而厚度失格的光子收容器,巨大的凹面镜焦点那炙热的辉光,耳旁隐隐约约的“Dangerous”,透过目镜看见的异彩流光。
我看见,那秀发拂过我鼻稍,那假意看花却偷偷瞄着我的眼神,那小动物一般乖巧地点头同意,那温柔的耳语“我想你”,那白纱西服的宴会,咸味空气中的别墅,阳台依偎看书的午后,太阳帆实验前的“我等你”。
”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,蓝天不解地看着我,语气中多了几分谨慎和期待。
他继续说道:”按照你的说法,这么厉害的机构这么多时间都无法成功的事情,又为何这么关注?“
”他们没有成功的原因,是——因为风雪计划团队中没有我!
”我只有一个目的。
”我此生也只有这一个愿望。
”和她在一起。
”谁?“蓝天虽然是不解的语气,表情却是异常兴奋。
我终于看完了「风雪1024」反物质干涉仪的操纵指南。登入界面要求我姓名和口令,熟练的打出”LT“和通过日期计算的密钥,”登入失败“。红色的警告狠狠击碎我的精神支撑。
“凌藤”我的声音已经颤抖,无法抑制的无助感向我袭来。
这种无助,就像被粉碎了信仰的教徒,失去魔王的勇士。
蓝天彻底按捺不住激动,“你是,雷庭博士吗?”
“我们等你很久了,博士”
“在太阳帆实验后我们进行了周密的计算和推理,我们相信您的肉体被泯灭思想却被传送至未来”
“这么多年,委屈您了,欢迎回来”
我瞪圆了眼珠子看着蓝天,这迟钝傲娇的家伙是来迎接我的?
“什么?你不是在拿我开心吧?”
蓝天友好地笑了笑,伸手在键盘上敲击,“欢迎回来,蓝天博士”出现在界面上。
我递出感谢的目光,飞速录入反光子操控程式,凌藤,等我。
“为什么你们不早一点来找我?”
“我们并没有找你啊,软件学院学生只是我的隐藏身份,我能认出您是因为我的棱镜历史科目都是满绩”蓝天轻松的说道,并且拿出一个本子,“您能给我签个名嘛?我可以炫耀一整年。”
相视,我们开心的笑了,这是科学革命的里程碑。
钢笔尖挥洒出的墨水,被按下的Enter键,在此刻定格。
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同样的异彩流光。
睁开眼是熟悉的大学寝室天花板,拿出手机,赫然显示着“9:00 AM”。
(完)